国防语言标准化的必要性与应有措施
2017-05-21 22:03:49 作者:程柏华 来源: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网

一、国防话语的基本含义

首先,我们如要明晰国防话语的重要性,必须先对于国防话语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而若想要对于国防话语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我们必须对于话语的含义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那么,究竟什么是话语呢?

法国思想家福柯认为,话语是语言与言语结合而成的更丰富和复杂的具体社会形态,是指与社会权力关系相互缠绕的具体语言方式。他指出,“话语意味着一个社会团体依据某些成规将其意义传播于社会之中,以此确立其社会地位,并为其他团体所认识的过程。”意大利思想家葛兰西认为话语权是一种文化领导权,是社会集团的领导表现在“精神和道德领导”形式中。无论是对单个的行动者还是作为整体的集群,话语权力在制定各种社会行动规则、参与社会行动中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它不仅潜在地影响到社会行动者参与社会行动的范畴、模式、规范及行为准则,更直接决定其在社会行动中所获得或所追求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通过上面前人的论述,我们大致可以明晰,话语的重要之处,主要是在于其可以帮助某一社会群体确立社会地位,并且为其他的社会群体所接受,即其权力被认同,其权力被接受的过程。那么,我们又知道,国家政权是一种权力机器,其有多重领域的权力所共同构成,其中必然包含有我们所知的话语权,也可以说话语权即是国家实力的重要基石之一,而国际话语权的争夺,则实际上是国家势力之间的角逐。

而在这其中,国家整体话语权的建立,有有赖于如下几个方面的话语权力:即政治影响力,经济发展力,国防实力以及文化实力。作为其中重要一环的国防话语实力,实际上体现的便是我们国家军队整体国际的地位与影响力能力,换言之,即是我们国家军队,乃至我国整体的威慑能力。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中国越来越多地在构建和共建国际体系中表现出强烈的主动参与意识,在国际规则制定、国际议题设置等方面开始与西方展开竞争,甚至出现激烈的碰撞,在国际形势日益复杂的今天,提升我国国防话语威慑能力,加强我国在与西方各大国争夺国际利益的话语权实力,对于提升我国国家乃至人民军队国际认可度,争取国际利益方面,均会产生巨大作用。

二、加强建立我国国防军用话语标准化的必要性

从上面的介绍当中,我们应当大致了解了军用国防话语的重要性,而我国在国防话语的建设当中,也的的确确取得了一些建树,具体如下:设立国防部发言人,开通国防部网站,建立军队权威信息发布平台;通过国防部月度例行记者会、专题新闻发布会和日常信息发布,及时就涉军敏感问题回应外界关切;利用高层军事交往、中外联演联训、军舰出访、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等重大涉外活动加强对外宣传;多次发表国防白皮书,制作《中国军队》系列丛书、

《今日中国军队》光盘、《中国军队》杂志等多种外宣品。

然而,我国虽然在国防话语的建设上面取得了一些建树,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我国国防话语的建设当中,军队的用于标准化体系仍未建立,军队用语的规范能力仍有待加强。而军队国防用语标准化建设究竟有有什么样的必要性呢?下面,我将结合我们的潜在竞争对手的国防话语标准化建设的情况与成果进行具体说明:

(一)对于军队内部建设具有积极意义

首先,建立起统一标准的国防话语体系,对于军队内部的建设,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具体主要如下:

1.有利于部队各级同军队战略目标进行协同

2005年,美军为顺应白宫关于美军作战任务指导的变化,颁布了《国防语言转型路线图》

(The Defense Language Transformation Roadmap),并在其中表述了美军关于加强自身的国防语言统一标准的重要意向,并且明确了国防语言转型建设的四项总目标与基本标准:“使现役和预备役军官、文职人员和士兵具备基本的外语和文化能力;具备能够迅速提高部队整体外语水平及文化意识的能力;建立一支读、听、说能力达到专业型水平的语言专门人才队伍;建立对语言专家和驻外军官的选拔、保留和晋升比例跟踪制度。可以说这是国防语言建设标准化的一种基本雏形。2011 年国防部又颁布《国防部语言技能、区域知识、文化能力的战略规划:2011-2016》(DoD Strategic plan for language skills,regional expertise, and cultural capabilities:2011-2016,简称《战略规划》)。这份文件较六年前的相比,侧重于为军队外语能力的发展提供战略方向,更加细致地勾画其国防语言体系的建设发展蓝图,未雨绸缪,并且更加强调了军队国防语言标准应当同当前主要战略方向相一致的思想概念。在这一建设思想的引领之下,美军在各种平台上的话语逐步开始使用统一口径,例如,在美军主要机构,例如国防部或国防大学开设的官方推特的推文当中,针对潜在竞争对手的某些战略举措之时,其总会采用“it is regret......” 或者 “ it is pity that......”这一类建制化语言,而针对所谓的友好盟国或潜在合作伙伴举办某项大型活动之时,美军不同机构又会统一采取统一话语标准,使用诸如“congratulations”,“great”“it is honor......”等标准化的带有友好色彩的词语对于其行为进行评价。以同自身拉近同盟国伙伴的关系,多方位打击潜在对手的战略目标相协调。而这种种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美国军队拉近了同各盟国的紧密关系,更有力的帮助其实现上层所制定的相应的战略目标。

2.有利于部队建制化的教育标准化体系建立

建立起统一的国防话语体系,不仅有利于军队内部战略目标的协同,同时,在军队教育方面也是十分有利的。美军便意识到了这样的一点,美国国防外语学院于2005 年10 月推出了一项新的外语考试计划—第五代军事人员用语熟练程度测试(the fifth generation of Defense Language Proficiency Test, DLPT5),并计划于未来几年内完成包括汉语在内的31 门外语的考核任务。DLPT5考试是为评估母语为英语的军事人员外语听说技能的熟练程度而设计的一种计算机问卷式标准化考试,按熟练程度将语言水平划分为生存型、技能型、专业型、专家型和母语型五个不同等级。官兵中的语言人才如能考出好成绩,除了晋升占优势外,每月还可获得高达数千美元的加薪奖励。

这样的统一化教育制度的建立,看似主要是方便军队人员的外语培训,但实际上,这其中,更多地渗透了美军标准化军语的内容与思想,例如,在外语培训当中,美军人员便明白,针对印度教国家人员,应当尽量避免提及“beef”(牛肉) “steak”(牛排),因为在这些国家当中,牛是十分神圣的生物;而针对阿拉伯语系的地区,则应该尽量避免提及“doll”(洋娃娃)等词语,因为回教徒严禁偶像崇拜。在中东诸国,洋娃娃等外形类似人像的东西,禁止放在家里当装饰品。提及此类词语,可能会被误以为瞧不起他们的宗教。

除此之外,标准化国防语言教育体系的建立,也有利于考核与任用,正如前文所诉的那种军队内部语言考试,美军标准化国防语言体系的建立,对于考核任用而言,也有着很大的优势,例如:选拔前去中东执行任务的人员,应当熟知,美军在该战略方向国防语言能够说什么,不能够说什么,如若对于该标准知之甚少的人员,则不应指派相应战略方向的任务,以防在该地产生误解,影响相关方向的战略部署。美军的这一做法,在阿富汗与伊拉克占领后期的确起到了良好的安定效果。

3.有利于部队内部交流,增强部队凝聚力与战斗力

军队的武器装备需要有相应的标准化规范,这样才能更有利于物质装备的生产保养与通用置换,同样,军队的国防话语,也只有拥有相应的标准化规范,才能更加利于交流沟通,我军地域广大,各战区,各军兵种执行任务复杂多样,难免在长期的发展当中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军营言语与文化,但如若没有相应的统一规范,随着时间流逝,可能对于同一事务或现象的表述便产生了巨大的不同,当前,如若我军针对相关制度体质,武器装备,地理地址以及坐标诸元拥有严格的语言规范,例如说:“7”在军队指挥当中,必须说成“拐”,“0”必须说成“洞”之类,有了硬性的规范,才能避免在交流当中出现差错,从而造成某种失误。因而,统一的标准化言语,更有利于军队战斗力的实现。

(二)对于对外宣传也有着良好的促进作用

其次,建立起我国统一标准的国防话语体系,对于军队的对外宣传,方面,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具体如下:

1.有利于争取我国国防话语自主权

当前世界上,西方国家国防话语体系由于建立的较早,体系较为统一完善,因而在很大程度上被许多国家所认可,然而,在其国防话语体系当中,仍渗透了大量隐含有西方意识形态偏见的思想,例如,西方国防话语体系将我国的南海正当利益比作是“霸权扩张”,将我们在印度洋上同相关国家的友好往来称为遏制印度的“珍珠链战略”;将我们的高铁建设输出比作是资本侵略。面对这些挑衅性质的话语体系,我们只有建立起统一的,具有我国特色的国防话语体系,我们才能够在国际话语争夺战当中占据一席之位,不至于使自己处处落于下风。

2.有利于减轻我军对外宣传压力

正如上文所介绍的美军一般,统一的国防话语口径,在对外宣传当中也会很大程度上保证我们宣传的力度与连续性,例如,当我们军队在对外宣传自己的军队性质之时,我们可以将“人民军队”作为自己军队宣传必须提及的名片性质的词汇,在谈及我国国家军事战略之时,我们也可以将“时刻维护我国国家利益”作为这一话题必会提及的相关词汇语段,这些经过反复推敲完全固定下来的词汇表达,实际上减轻了我军外宣在词汇组构方面的压力,同时也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我军因为用词不当而导致的外交压力。

三、我军加强军用国防话语标准应采取的措施

(一)加紧建立相关国防语料库

我们如想要建立相关国防话语的军用标准规范,我们必先了解当前涉及军队的国防话语的发展现状,这就需要我们对于国防话语进行收集整理归纳,以便为我们的相关话语规范制定奠定基础,实际上,美军在固定的时间时会对于自己的军事用语情况进行详细的摸底排查,并将可以搜集到的,具有普遍性质的用语收纳入自己的军语字典或者军事用语规范当中,并及时发表公布,以便于军内外查阅交流,我军在这一方面,相对滞后,同时,缺乏统一的领导,搜集活动呈现碎片化的趋势,因而,提升我军国防语言语料库的建设,是我们建立统一的国防话语标准的首要条件,也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二)遵循话语传播的规律,牢牢把握自身的“解释权”

我们都知道,话语传播有主体与相应的受众,以及相关内容,我们应当在制定话语标准规则之时,注重这个规则能够更加详实准确地向世界解释中国国防战略、政策、行为的合理性;同时在军内外更能广泛接受。

除此之外,我们也需要注意在规则的制定过程当中,要牢牢把握住自身的话语解释权,即我们对于中国军队独特的概念要有自信,通过“自圆其说”的方式来表达。例如:我们在针对“积极防御的国防政策”,我们要将其阐述为“不打第一枪”,而不是被西方话语主导者牵着鼻子走,在所谓的“积极”,“消极” 方面大做文章;除此之外,在我们有,国外也有的许多概念方面,我们应当坚持“以我为主,兼顾外方”的观念,例如,我们军队在宣传“战斗力”的概念之时,应当更加注重对于战斗力当中“实战化训练”的解读,但同时,也要表明,战斗力的含义当中,也蕴含了提升办事工作效率的意义,这样的解释,不仅军味浓厚,同时也更好地同地方提升工作办事效率的需求相结合,做到“内外兼顾,军民融合”。而对于那些我们没有,外方却有的概念,我们应当视情况而定,进行甄别,并选择性地添入我国国防话语标准体系当中,例如,外方提出的“空海一体战”,我们在仔细甄别之后,可以选择性地采纳其作为我们的标准话语,但针对于所谓的“第一岛链、第二岛链”这种国际上没有,而对我国又具有污蔑性质的话语,我们一概不予采纳。

(三)应强调我们的军用话语标准同国际相接轨

在我国制定的军用国防话语体系当中,我们应当在发扬自身的特点的同时,也应当保证同国际话语标准相衔接,在当今我国全方位,立体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下,这一要求已经是越来越重要了,我国在言语规范上面覆盖面应当随着我国的国家利益的拓展而不断的丰富,举例而言,我国现今采用的是国际绝大部分国家所采用的“m”单位作为自己的丈量单位,这或许符合我国在前些年的整体需求,但随着我国大量利益点逐渐延伸至欧美等发达国家之时,作为维护我们利益的矛与盾的军队,也应当适时的加强在“英尺”等少数欧美国家所采用的距离单位方面的了解与话语标准储备,以便于未来愈加频繁的军事交流与竞争合作,避免处于下风。

(四)官兵的统一话语意识要培训

正如前面我们提到的,美军在相关话语的研究当中,十分注重自身话语标准的教育与培养,同样,我军在该方面也应当拥有自己成体系的话语标准教育机制,例如,我们应当让官兵明白,在不同语境之下,我们的军队国防宣传能够说什么,不能够说什么;在网络宣传当中,我们什么语言可以发到网上,什么不可以发到网上。现在的军队相关规范制度虽已经有所制定“军人微信十不准”,但针对话语方面的规范限制仍过于笼统,很难保证内外口径统一,也很难保证不出现失泄密的情况,因而,加紧对于官兵话语标准意识和内容的教育,是十分必要的,特别要重视对各级领导干部的相关培训,以此带动和提高整个部队对于言语标准化的认识与理解。

四、结束语

习主席2013年8月19日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深刻阐述了事关对外宣传工作长远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习主席指出,在全面对外开放的条件下,要加强话语体系建设,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宣传阐释好中国特色,在国际比较中坚定自信;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当前国际的话语权争夺愈演愈烈,制定我军特色的国防话语体系标准,无疑,对于增强我国我军对外宣传能力,对内凝聚能力,均有着很好地促进作用,因而,加强相关领域的话语权规范制定刻不容缓,应当与我军军用产品标准化一道,成为我军标准化,制度化道路上重点和关注的重要课题。

(作者单位系国防科大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上一篇:“有史可依”还是“食古不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

推荐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