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注 > 正文
电视问政引入“拍苍蝇”剧情 专家认为形式值得推广
2016-04-05 08:24:28 作者:贾世煜 来源:新京报

11.png

3月27日,南宁电视问政节目现场,四位官员手拿问政代表送上的苍蝇拍。图/CFP

12.png

2015年12月3日,浙江温州电视问政现场,市民代表送给官员一只蜗牛玩偶,希望该区“蜗牛工程”能够加快进度。图/CFP

3月27日晚,时间已近10点半,南宁市电视问政直播节目中,四名被问政的南宁下辖县市主要官员走到舞台中央。

一位头发花白的问政代表快步上前,将不同颜色的苍蝇拍送到这些官员手中。与此同时,演播室中响起“嗡嗡”的苍蝇声。

在这位问政代表的表述中,送苍蝇拍的寓意,是希望各位官员能够消灭自己辖区内的“苍蝇”。

而这一期的电视问政节目主题,便是对几个县市中存在的“苍蝇式”腐败问题进行曝光。

接过苍蝇拍后,西装笔挺的四位官员站在台上,有人攥紧苍蝇拍,面色郑重;也有人勉强露出微笑,轻轻拨弄手中的苍蝇拍。

次日,这一幕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引发人们对电视问政节目的关注。

反腐题材在电视问政节目中出现,背后有着怎样的考量?这样的官员“真人秀”节目里,“秀”的成分到底有多大?让官员大呼惭愧脸红的电视问政节目幕后,又暗藏着怎样的现实逻辑?

反腐剧情上线

南宁市一位官方人士说,打了老虎,大家当然关注,但是只要苍蝇没被拍死,群众的切身利益还是会受到损失。

3月27日,南宁电视问政节目中,曝光了南宁市横县某村委会主任盖一个章收2000元。短片播完后,女主持人小屈向南宁横县县委副书记肖宁发问,“肖副书记,一个章2000块,好贵哦。您觉得贵不贵?”

“这不应该是贵不贵的问题,这是责任心的缺失,为民服务意识的缺失。”

“这算不算巧立名目乱收费?”小屈继续追问。

“就是乱收费问题,而且是群众感受最真切、最痛恨的腐败问题。”肖宁答道。

除了村官盖天价章,武鸣县有车一族入住廉租房、宾阳县某兽医站站长骗取农民养猪保险费等问题,也在这期电视问政节目中被曝光。

根据事后的追责情况通报,被曝光的问题责任人均受到处分。以武鸣县为例,该县纪委就有车族入住廉租房一事立案,县住建局一名职工涉嫌受贿被移送司法机关,5名分管廉租房保障工作的单位领导被立案审查。

作为南宁市电视问政节目制片人,周军的印象中,节目以前曝光的问题基本集中在不作为、乱作为和工作推动不力等方面。“电视问政节目第一次涉及反腐败这个深层次的问题,这是前所未有的。”

熟悉南宁电视问政节目的业内人士回忆,以前电视台也接到过反映腐败问题的线索,之所以没能呈现到节目上,是因为领导觉得地方电视台不宜涉及这么敏感的题材。

负责承办电视问政节目的南宁市重点工作重大项目监督检查问责问效工作办公室(简称“两重两问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反腐问题纳入节目,一个大的背景是中纪委对查处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工作的部署。

“老虎打了很多,苍蝇还在身边嗡嗡叫。”南宁市一位官方人士说,打了老虎,大家当然关注,但是只要苍蝇没被拍死,群众的切身利益还是会受到损失。

节目组的压力

“当时听说市委市政府开会,有被问政的官员拍桌子批评我,说’她什么都不懂’。”小屈说。

始于2014年的南宁电视问政节目,被视为与当地纪委关系最密切的一档严肃新闻节目。尽管有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批评官员的时候,节目组还是曾经遭遇压力。

“有领导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不满,说你问的也太尖锐了吧。当时听说市委市政府开会,有被问政的官员拍桌子批评我,说‘她什么都不懂’。”小屈说。

官员的反应并不奇怪。

在这个可能让官员出丑的节目上,小屈就像一把最锋利的刀子。节目中,她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句句直击要害,不留情面。

直播中,被问政的官员经常出现脸红、流汗、说不出话的情况,甚至有官员恼羞成怒。

“我在转播车上都能惊出一身冷汗。”周军说。

不过,站在电视人专业的角度来看,周军又觉得这种情况不错。“如果这个领导不说话了,或者主持人对他的提问已经让观众意识到他的责任了,那他尴尬地坐在那里也是一种效果。我可以让他冷场几秒钟的。之后主持人就会圆场,点评几句节目就会继续了。”

根据节目组的统计,2014年南宁接受电视问政的单位有56个,2015年为39个,上节目的基本都是单位的一把手。

在节目中与近百位官员“交锋”过的小屈,将这些官员分为几种:有的觉得是来考试的,听说来之前晚上都睡不着觉;有的是做事儿的,把上节目当做交流;也有耍滑头的官员,回答问题时不诚恳,绕来绕去的。

对于主持风格,小屈有自己的观点,并非在每期节目中都很犀利,“做节目不是以难住对方为目标,有些民生问题可能出在两个城区的交界地带,如果互相推诿的话,我可能问的力度就不一样。有的问题如果上节目的官员说确实是自己的问题,而且能够很好地处理,我也不会不停地追问。”

南宁市两重两问办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很认可小屈犀利的主持风格,节目需要有这样的生命力。“有的老百姓或者个别领导可能希望再尖锐一点。我们觉得这个度要把握好。”

该负责人强调,电视问政,是想帮助参加节目的领导梳理工作中的疏漏,提高百姓对城市建设的满意度和参与度,而不是为了让官员出丑。

官员的担忧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参加电视问政对官员来说,意味着可能被问责的风险。

“我们理解小屈的提问,每个主持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们要适应这种方式。作为领导干部,要把压力变为动力。”武鸣县县长梁平江说。

此前,在担任南宁市人社局局长时,梁平江曾接受问政。他坦言,面对主持人和问政代表的时候,确实会脸红耳赤、心跳加速。

事实上,被问政官员要面对的远不止节目上的两个小时。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参加电视问政对官员来说,意味着可能被问责的风险,上节目前他们也会考虑,领导看到自己辖区内的问题会是什么态度,自己的仕途会不会受到影响。

可能出丑、可能影响仕途,为什么电视问政节目还能请来那么多正处级官员上台?

周军透露,这源于当地市委的支持,他们把参加节目的领导名单等材料报给市委市政府后,会由南宁市“两重两问办”来起草方案。方案经由市委主要领导批示之后,会有专人通知被问政官员届时参加节目。

南宁电视问政节目组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资料显示,每期电视问政节目,都会有当地市委常委参加,被问政单位也基本上由一把手上台接受问政。

在周军看来,这体现出市委市政府对节目支持的态度。“如果没有市委领导坐镇,参加节目的官员可能就会想,反正没有领导去,是不是我也可以不去了?”

现实情况是,在南宁,被通知参加问政节目的官员如果不去,必须有正当理由请假,还要经过市委主要领导的批准。

周军告诉新京报记者,节目开播至今,只有一次被问政官员请假的情况。当时,通知某单位的一把手参加节目,但对方和一位副市长到外地出差去了,于是便换了一位副职官员参加节目。

作秀的质疑声

周军则用了个更加形象的比喻,节目开播前,记者和官员像是在搞情报战。

电视问政并不是南宁的“专利”。

2011年,在有关部门支持下,武汉电视台率先推出大型电视直播访谈节目——《电视问政》:被问政对象对年初承诺的工作简短陈述;大屏播放电视短片,揭露问题;主持人或现场观众发问,职能部门“一把手”回答;现场观众举牌表达态度或穿插特约评论员点评;现场观众对职能部门“打分”并记入年度考核成绩。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湖南、广东、河南、浙江、宁夏、江苏、陕西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纷纷借鉴,几十家电视台相继推出电视问政类节目。

节目火爆的同时,也不断有质疑的声音。

此前,在湖南经视的《经视问政》节目中,曝光了衡阳县西渡木材检查站站长和副站长涉嫌执法犯法。在节目录制现场,被问政的衡阳市市长周海兵当场决定将二人停职。周海兵的表现,赢得了现场嘉宾的一片点赞。

但也有网友质疑:免除官员职务难道不需经组织程序吗?这是不是一场特意打造的表演秀?

针对作秀的质疑,南宁武鸣县县长梁平江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在节目中要被问到的问题,被问政的领导干部事先并不知情,只知道当期节目的主题。

周军则用了个更加形象的比喻,节目开播前,记者和官员像是在搞情报战。

周军说,每期节目直播前,电视台会派记者到被问政地区暗访并拍摄短片。另一方面,也会有官员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节目上将要问政的问题。“节目组内部有保密规定,不可能泄露节目内容。”

周成(化名)是南宁市某县的公务员,每个周日晚上8点半,周成总是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问政。

在他的手机里有个微信群,成员有100多人,基本都是县里的公务员。周成说,最近这期节目刚开始,群里就有人发言,谈论哪个官员表现不错,哪个官员又卡壳了。“平时那些领导都是拿着讲稿念,看不到他们这个(脸红出汗)样子。”说这些时,周成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在“火药味”十足的节目现场,除了被问政官员、问政代表,还有一个群体——南宁市相关领导和南宁市六县六区的相关部门党政干部。

南宁市“两重两问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他曾经在有县区领导干部参加的会上强调过,这个节目不是请他们去看热闹的,请他们过去,是为了推动干部作风的普遍好转。

电视问政的未来

既要考虑政府推进重点工作的需求,也要考虑群众真正关注的问题,二者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度的把握。

作为制片人,周军如今面临着收视率和官方要求的双重压力。

南宁市电视问政节目组提供的材料显示,2015年,电视问政节目在广西的31档自办栏目中最高排名为全区第三。不过,收视率并不稳定。南宁市“两重两问办”相关负责人透露,因为是市委市政府主办的节目,既要考虑市委市政府推进重点工作的需求,也要考虑群众真正关注的问题,二者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度的把握。

而对于一些后续整改难度太大的问题,节目也不敢做。南宁“两重两问办”相关负责人解释,因为曝光之后肯定要整改,但客观现实是,一些问题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整改,或是短期内无法整改。“这样的问题如果做多了,节目的生命力就下降了,因为你曝光的东西没有用。”

节目主持人小屈更是坦言,对于这档节目,当地纪委多多少少也会有些要求,比如一段时间内对有的部门关注太多了,力度就要放弱一些。“毕竟有的部门也不是不努力,可能会有历史遗留问题的因素。”

“这档节目越办压力越大,开始还是新鲜事物,现在老百姓的期待度越来越高,市委市政府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南宁市“两重两问办”相关负责人说。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电视问政是民众参政议政的一种现实手段和形式,这种问政的形式值得推广。

但汪玉凯同时表示,目前的电视问政节目存在随意性太强的问题,相关部门应将其制度化,不能使其变为人为的、自生自灭的事物。在节目的内容上,一定要尽量丰富,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不能只服务于党委政府的需求。

■ 链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湖南、广东、河南、浙江、宁夏、江苏、陕西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纷纷借鉴,几十家电视台相继推出电视问政类节目。其中一些节目现场,出现类似官员被送苍蝇拍之类的场景。也有的节目现场,官员当场处理被问政问题。

湖北省武汉市

承诺未兑现多位区长很尴尬

2015年12月25日,2015武汉电视问政期末考开考,首场聚焦办理群众投诉不及时、不到位问题,17个单位18名官员上台接受问政。与以往不同,电视问政首场频杀“回马枪”,由于承诺未能如期兑现,多位区长面露尴尬。

陕西省商南县

2位有问题官员现场被免职

2014年4月23日,在播放暗访的陕西省商南县疾控中心存在私设小金库问题的视频后,该县县委副书记崔华锋当场向群众宣布县委决定免去华中央县卫生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县疾控中心主任职务,免去赵高鼎县疾控中心副主任职务时,现场群众拍手称快。

河南省洛阳市

官员“打太极”被请下台

2013年1月22日洛阳市《百姓问政》节目现场,洛阳新区管委会发展改革规划局一位负责人上台不到3分钟,就因“打太极”被主持人请下台来。在当天节目现场,“对于您的回答,我们一是失望,二是觉得被愚弄!”“您对于当时治理问题的承诺只是一时的应付吗?”犀利的话语如连珠炮,“出镜应考”的官员有的满脸通红,有的汗珠直落,有的当场道歉并承诺“马上办”。

湖南省

节目现场将两名官员停职

2014年8月5日,湖南经视《经视问政》第八期节目播出,节目曝光了衡阳县西渡木材检查站站长和副站长涉嫌执法犯法,不仅违规经销木材,而且还涉嫌无证运输。在节目录制现场,衡阳市市长周海兵当场决定将二人停职。

温州市

市民不满修路慢送蜗牛玩偶

2015年12月3日晚,温州市鹿城区副区长黄定恩在“2015温州电视问政”节目现场收到市民送的蜗牛公仔——指鹿城区西面入城口主干道仰义至双屿路段的道路施工进程缓慢,是“蜗牛工程”。接过“蜗牛”的黄定恩坦言“很纠结”。他说,进度确实慢了,成了“蜗牛工程”,影响市民出行和经济发展,“尽管施工难度较大,但我们要学习蜗牛‘坚持不懈’的精神,坚定地完成目标。”(记者贾世煜)

上一篇:新华视点:三部委联合回应非法经营疫苗案六大焦点问题
下一篇:东莞卫计局副局长辞职"下海" 赴民营医院当院长

推荐图片文章
热点文章